别人说

三小时的随笔拙作

这是一个夏目友人帐还未开始的故事。。

路人视角

--

1.

    我从几天前就听说了,周一我们班要来一个转学生,老师说过,但我记不清他是从哪里转来的了。不过结交新朋友的欲望让我还是很兴奋地和朋友们讨论他。周一我早早到了学校,发现有人比我更早,大家都很期待新同学的到来。

    他说:“我叫夏目贵志。”同时在身后的黑板上写下了他的名字,熟练得好像他经常做这事似的。

    他写的字很好看,和他本人长得一样秀气。只不过恬淡得让人过目就忘,就仿佛他写在黑板上的粉笔字,擦掉了就没有了。


2.

    下课的时候很多人都唧唧喳喳地围在他桌子旁边,我也想挤进去,可是觉得这样做好傻,而且我还没想好和他说什么。要不约他吃午饭吧,我想,可是午休的时候没看到他。

    渐渐地我发现他是个特别安静又无趣的人,因为他不管下课上课都趴在桌子上,午饭也都一个人吃。前几个星期我看到还有人锲而不舍地和他搭话,他却只是抬起头静静地听,结果说不了几句就冷场了。于是大家都不再找他了。

    他似乎又是个很瘦弱的人,因为他要么是在医务室里,要么直接缺席。不是没想过帮他记笔记,但我们好像也没熟到那个样子——班里的人都没有。他身周仿佛有层薄膜,把他包围起来,明明看不见摸不着,却永远走不进他的世界。


3.

    听班级里人说他是个怪人,因为有人看到他在放课后的走廊上跑来跑去;有人说他老是对着窗户自言自语,神情恐慌;有人变本加厉地猜道他有精神分裂。

    但他为什么还装成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尽力隐瞒自己的情绪,碰到人还会抿着嘴笑,然后落寞地看着他们无视他走过的背影。


4.

    他好虚伪啊,别人都开始说,久而久之我也觉得他很假。

    他好像成为了全班人抨击欺负的对象,大家都想看看他什么时候能露出可笑而丑陋,却又真实的那一面来。

    我开始庆幸自己没和他说话,没和他做朋友。


5.

    我和朋友们吵架了,他们合起伙来骗我,然后幸灾乐祸地看我出丑的模样。我气愤地去质问他们,他们却说:“你怎么连玩笑都开不起。”然后又大笑起来。

    我紧紧抓着书包带子,却在怀疑自己是否太固执,因为这样会不受欢迎。我想变成大家都喜欢的样子,可总是不如人意。到底是谁虚伪呢?

    突然我感到裤脚被咬住,回头一看,发现是附近的野狗。它耷拉着舌头,乌黑的眼睛盯着我,好像是问我讨食吃。

    “滚啊!”我愤恨地踢了他一脚,那只狗呜咽着跑走了。


6.

    暑假的前一天我终于和他们闹掰了,他们在夏季的滂沱大雨之中把我推出去,留下句早就看你不爽,之后弃我而去。

    我从地上爬起来,脏水湿了我一裤子,我任由沉重的雨点淋在我身上。我拖着脚慢慢地往家的方向走。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松的畅快。

    “那个……没事吧?”一开始我没认出是谁,甚至以为他不是在和我说话,直到我感到头顶上冰冷的雨点渐渐小下去。

    是夏目贵志。

    他撑着一把破旧的伞,担忧地朝我看。雨点滴滴答答地落在伞上,发出闷闷的声音。因为在同一把伞下,我终于得以近距离观察他。他额上的碎发衬出苍白的脸和脖颈儿,薄薄的嘴唇几乎和皮肤一个颜色,眉毛也是细细的淡淡的,只有明亮的、琥珀色的猫眼珠子为这张过于一尘不染的脸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在雨中的他好像随时随地会化作雨滴,透明的不真实,好像妖怪一样。

    “要你管。”我赌气道,往前走了几步,离开了他的伞。

    他不再说话了,我看着自己的鞋子在泥泞的路上踏出一个又一个肮脏的脚印。我们俩一前一后又走了一段路,我却仍然能听到后面的脚步声,我不耐烦了。

    “你干嘛一直跟着我?”

    “我和你顺路。”他无奈地笑了一下。

    我没回答他,感觉脸上有些发烫。

    “你脸上沾上泥了,擦一擦吧。”他又重新走上来,递给我一张纸巾。

    我接过纸巾,看着洁白的纸巾发呆,没顾得了去擦脸。我想对他道歉,想告诉他好多,从无关紧要的小事,到刚刚发生的事,可是我的嘴好像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最终只是憋出来句:“谢谢。”

    我们走到十字路口就分开了,他笑着和我告别。

    他把伞收起来,细心地把一个一个褶皱都叠好,然后跟我说:“天晴了。”他抬头望着天空,眼瞳有规律地沿着某一条模糊的轨迹转,仿佛真的像猫一样,能看到人看不到的东西。

    于是我也好奇地抬头看天空,却只看到乌紫的云翳交缠在一起,又被夕阳的光芒打碎。

    我真蠢,因为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他和我顺路。鼻子里弥漫着雨后的湿气,直呛得让我想哭。

    没有人能够抚摸他那颗炙热却又冰冷的心。我这种人更做不到。


7.

    我在暑假的某一天遇见了夏目贵志,他自己一个人坐在河堤边上。

    我想叫他,然后我看到他站起来,怀里抱着那只我踢过的狗。那只狗好像很亲他。

    原来别人传的都不是真实的他,他是这么温柔的人啊。可是劈头盖脸的愧疚感让我立马调了个头,径直往相反的方向走。


8.

    今年的八月就快要结束了,无所事事的夏天就这么漫无目的地晃了过去,在嗡嗡响着的冷气中,开学的新季到来。

    我整理着校服,决定着我想了一个夏天的事——今天一定要鼓起勇气和他打招呼。

    可惜我终究还是没能做到,因为我听说他转学了。

评论 ( 1 )
热度 ( 35 )

© 夏目ぇえええええええ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