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夏目】魅魔Succubus 4

    年轻男子依旧保持着从容的笑容,就在离他最近的那个领头混混怒目圆睁地使出全力挥动拳头的同时,身形快速地一偏,准确地擒住他的手腕,再用力一拧。夏目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咔嚓”声,紧跟着刺耳的惨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夜幕。他堪堪地睁开眼睛,只看见男子仍然紧抓着那个混混的手。那个混混疼得呲牙咧嘴,其他两个看到这样的情景不禁望而却步,不敢上去帮忙,另一个更胆小的立刻撒腿就跑。剩下的也终于心生畏怯,丢下一句毫无意义的话:“你给我等着!”便狼狈地逃跑了。

    四周再度回归一片宁静,只还剩下几只受惊的鸟往远方逃去。男子背对着夏目,盯着那几人跑走的方向,夏目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转过头时却对夏目温柔地笑。夏目警惕地看着他慢慢地走过来,然后牵起自己的手自然地在手背上吻了一下:“这么漂亮的孩子怎么能一个人走在街上呢?没受伤吧?”

    轻柔的力度,富有磁性的声音,甚至让夏目一度错觉现在这个温声细语跟他说话的人,和刚才那个随手就能解决三个地痞的人,根本没有丝毫关联。可若是仔细看进他本该热情似火的赭红眼睛,不管什么时候,都没有一丝波澜,唯一能看到的,似乎只有自己的倒影。

    “谢谢你救了我。”夏目低下头装作羞涩的样子,他再也不敢跟他对视下去,生怕自己露出一丝马脚。他承认自己本性胆小懦弱,在觅食的时候根本不会像西村那样放得开,大部分时候甚至不愿意去,因此只能在饥肠辘辘之时吸引弱者来勉强填饱肚子而已。和平庸弱小的人处的久了,遇到这样隐藏颇深的强者,自然心生忌惮。他咽了口唾液,刹那间,他似乎看见对方的手腕上有一个黑影快速滑过。

    “我叫名取。可否让我护送你回家?”

    夏目转动琥珀色的眼瞳,沉吟了一会,这才说道:“其实我是想找一家旅馆住,结果误打误撞找到这来了。”

    “那真是太巧了,我刚好知道有一家好旅馆就在不远,不如让我带你去吧。”

    夏目心底冷笑一声,这人十有八九也想打什么鬼主意。虽说他“救”了他,可其实是完完全全破坏了他果腹的打算,毫不夸张地说,他应该是间接地救了那些混混才对。

    “那真是太谢谢了。”夏目眯起眼睛乖巧地笑道,暗自想到:今晚的代餐就决定是你了。 

    门外旅馆的招牌在黑夜里闪烁着艳俗刺眼的光,映衬出两人并排站着的身影。夏目此时有些心虚,他想起名取解决那三人的速度,如果把他当成猎物,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不过转念一想:相对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的牛奶应该会很好喝,好久没有饱餐一顿了……

    一路上举棋不定地跟着名取上了楼,果不其然,宽大而又柔软的床;昏暗的灯光和紧闭的窗帘努力营造出一室暧昧的气氛。

    “名取先生……”夏目被名取按在墙上,对方俯下身来,把自己圈在怀中,亲吻敏感的耳廓,那仿佛电流涌过身体的快乐点燃未被满足的欲望,让他把心中满载的疑虑都抛在身后。他主动踮起脚把柔软的嘴唇凑过去,对方却只是灵巧躲过,结果只是遗憾地擦过嘴角。

    夏目攀上名取的肩想要解他的领带,却突然瞄到从室内的四面八方伸出来纸人一样的东西,夏目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双脚便被牵制住,而且越绑越紧:“好痛……!”他一把推开名取。

    名取轻松地后退几步,问:“怎么了?不想继续吗?小魅魔。”此时他的表情冰冷,刚才在脸上浮现的笑容消失的毫无痕迹。

    “你说什么!?”夏目闻言一惊,顾不得往自己身上缠的纸人,偷偷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幻形魔法没有失效。

    “应该不用我再说一遍了吧,夏目贵志。”

评论 ( 20 )
热度 ( 105 )

© 夏目ぇえええええええ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