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夏目】魅魔Succubus 2

    夏目还未来得及抬头,比刚才更甜美的异香便扑面而来,他情不自禁地耸动了下鼻子,这是……处/子的味道。从未尝过禁果,以及长期居住在寺庙这种清净之地的人,不仅仅是魅魔,对魔域的一切魔物来说是不可多得的“美餐”。夏目的眼睛闪过如饿狼见到猎物一般痴迷的红光,接着他连忙捂住鼻子,压制住自己想要扑上去的欲望。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而手的主人,正是那个散发着香味的处/子。

    “我没事。”夏目微笑着把手搁在他的手上,可他刚被强烈的冲击波击倒在地上,再加上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吸人类的元神,现在虚弱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我没有力气了,”夏目舔了舔嘴唇,缓缓看向对方的眼睛,“你不抱我起来吗?”

    “这……”对方皱了皱眉,犹豫道。

    我的魅术竟没有用!夏目吃惊地想到。以往施展魅术后,夏目能清楚地察觉到那些愚蠢的人都丢了神智,从他们的眼睛里似乎只能看到肉/欲。可这个人的眼睛,没有任何被迷惑的表象,明明清澈见底,夏目却读不懂。夏目现在才开始打量这个人,他一头黑色的头发,身上披着僧袍,乌黑却澄澈的眼睛写满了担忧。

    糟糕了——夏目突然有些后悔来这里——这个人虽然看上去那么单纯,还是一个处/子,但说不定是个强者,所以如此会伪装自己,这个屏障或许就是他设的等待猎物上钩的陷阱。对毫无攻击力的魅魔来说,还是尽量别去招惹他。夏目尴尬地笑了笑,强忍着体内乱冲的欲望,扶着墙打算自己站起来。

    “你受伤了!”随着对方的叫声,夏目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上已出现多道血痕。


    夏目看了看自己的手,绿色的药膏被细心地敷在手背上,清凉的感觉从毛孔中穿过扩散到全身。其实不管它,自己也会复原的,夏目暗想到。

    ——夏目赤/裸着无力地倒在床上,失神地望着天花板,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激烈。全身青紫色的痕迹,甚至有些难以启齿的地方还有触目惊心的伤痕。他微微转头,看见那个男人被情/欲覆盖的双眼正自上而下审视他,说话已经有点口吃:“再来……再来一次吧……?”夏目唇角微勾,慢慢靠近他:“你说呢?”当第二天的朝阳还未升起的时候,夏目轻蔑地瞥了一眼躺在床上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男人,捡起洒落在地上的衬衫。他的手臂和身体的皮肤,和衬衫一样白净无暇——因为是有自愈能力的魔鬼,所以不需要被爱,于是不懂爱。

    “你就不怕我是魅魔?”夏目未多想便脱口而出这句问话。

    对方整理药箱的手顿了顿:“就算是魅魔,受了伤也不能不管。救济一切有情众生是我该做的事情。”

    魅魔也算有情……吗?夏目愣了愣:“你叫什么名字?”

    “田沼要。”

    “名字是很重要的东西,你还真是没有防备。”夏目笑道。

    “那你呢?”

    “我……”夏目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低下了头缄默不言。

    田沼没有得到回答,却也没有生气。“我叫夏目贵志。”夏目紧紧地攥着自己的衣角,抿了抿唇,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第一次把名字,又或是信任展现在另一个人类面前。

    “是吗?那真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田沼要慢慢地合上药箱,却仿佛看到了什么东西,又突然靠近夏目。“这是什么?”田沼疑惑地伸出手,想从夏目的头发中取出一张好像纸人的东西。

评论
热度 ( 109 )

© 夏目ぇえええええええ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