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夏】金主爸爸的场x明星夏目

    “我在希尔顿酒店等你。”

    电话对面吵吵嚷嚷,折叠角架收拾器具的声音此起彼伏,看来刚刚才结束录制舞蹈,的场听到夏目沉默了几秒,随之压低声线勉强答应道:“……事先说明,只是见一面哦。”

    算了算时间,现在是九点半,从录制现场到酒店不过十五分钟的距离。夏目到底是穿着演出服来呢?还是会换了衣服再来?反正,只要他肯来,就不会轻易放他走了。

    想到这里,的场心情愉悦地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白兰地,坐在沙发上兑着水喝,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喜欢这种清新宜饮的味道,浓度刚好的酒似乎更容易唇齿留香。

    电视里正播放着夏目和其队员的节目,六个帅气的男生站成一排有说有笑地接受采访。虽然穿着统一颜色的队服,但夏目无疑是其中最出挑的那一个。新染的柔顺的银发在光洁的额头上分叉开来,自然地垂在脸颊两侧,透出一股儒雅的气质。面对主持人的犀利问题似乎有些应接不暇,碧绿色的眸子求助似的看向身旁的队友。

    然后的场静司就想到他跳舞时那双截然不同的眼睛,被洇染上更深一层的绿色,像沼泽一般让人深陷下去。


    夏目是团队的领舞。


    的场静司曾经去参观过他们的演出,那时夏目穿着一身白色的丝质衬衫,缩进黑色皮裤里,勾勒出良好的身线,袖口的设计被特意地做宽。音乐响起他从容不迫地开始舞动起来,俯身,转头,抬臂,每一个关节的动作都潇洒自如地应和着节奏与鼓声,肩的抖动,腰的扭动,指的微颤,有力却又不失柔和。而旋转的时候,袖子就会跟着他纤细的身体一起轻盈地翻飞,裤子上挂着的金属制链条闪闪发亮,有种明目张胆的诱惑。


    但他们的团队总是不温不火,直到后来的场静司投资了他们的公司,占据了约莫一半的股份,提供了足够的资源,终于这个本就资质不凡的团队开始被人们熟知。


    的场一杯接一杯地喝着白兰地,关了电视,从五十几层高楼的落地窗俯视底下阑珊的夜景。在房间暖气的烘衬下,他愈发醉意朦胧,觉得每个闪亮处都有夏目的身影。他的夏目,此时一定正穿过一栋栋楼房和一道道明灭的信号灯,躲过狗仔相机的拍摄,跑进电梯,前往这里。

    的场欣赏夜景正出了神,刚把额头贴上玻璃,背后的门铃声就响了。

    眼前站着的正是夏目,他穿着一件黑色的v领毛衣,露出雪白的脖颈,外面随意披了一件白色大衣,一只手里拿着围巾。

    “突然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想见你而已。”

    夏目把口罩和帽子摘下来透气,靠近了窗户向下俯瞰。

    “以前没进过这里的房间吧?”

    夏目点点头,把头靠在玻璃上,说:“很漂亮。”

    “刚才我也这样做。就这样,一边看一边等你。”

    夏目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的场揽过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颈窝处。对方似乎对这种亲密举动有些害怕,轻颤了一下,但却没有激烈的挣扎。

    “这次在录什么?”

    “是新的MV。”

    “那下次……单独跳给我看?”的场问,手指慢慢地描绘着夏目腰部的曲线,不觉搂着他往床边走。


    “不要!”


    夏目使劲地摇头,双手扶着的场的臂膀推开他。

    “衣服会乱的。”

    “那就什么也不做,聊聊天。”

    “只坐三十分钟。”

    “你很急吗?”

    “我等会……还要去机场。”

    的场低声说:“我送你去。”

    “不行……他们会怀疑的。”夏目紧紧盯着窗外的景色,冷翠的眼眸中倒映出一片霓彩。

    的场静司又回忆起遇见夏目的那个晚上,就在这个酒店,他们的公司请他吃饭,又叫上一帮小艺人来陪酒。的场在众人簇拥下漫不经心地扫视他们,个个都是长得极标致又年轻的,为了珍贵而稀少的资源施展浑身解数,可他偏偏注意到了夏目。他只是一个人静静地站在角落,灯光照在他脸上显得他皮肤异常的白,睫毛在脸上打下一片阴影,好像他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也不过来敬酒,更没有什么其他讨好的举动。

    他朝那个方向扬了扬下巴,问:“他是谁?”

    身边的领导先是没反应过来,直到背后的秘书提醒他后,才一脸谄媚地回答道:“他叫夏目,很会跳舞,我叫他过来。”

    “最近你和那个叫名取的演员走得挺近,他邀请过你参演他的电影吧?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喜欢你呢。”

    “的场先生不也是吗?不知道骗了多少像我这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夏目戛然而止,惴惴不安地看向的场。

    “骗?我对夏目你可是真心的。”

    “……”

    的场静司看着夏目的嘴唇一张一合,粉嘟嘟的好像涂了裸色系的唇膏,情不自禁地就吻上去。 

    他的唇非常冰冷,想必是在严冬的夜晚里匆忙赶来的缘故,的场轻柔地伸出舌舔舐,发觉有一股甜蜜蜜的滋味,那应该是唇膏的香味。但的场想,那肯定是雪花的味道。因为生怕这个像雪花一样脆弱的吻随时会逃走,所以越吻越紧。他继而捧住夏目的脸,稳住他逐渐软下去的身体,像亲吻久违的恋人那样温柔。

    夏目并没有想象中剧烈的挣扎,甚至微微启唇任由的场撬开他的牙关和他的舌头纠缠。直到接吻太久导致大脑缺氧,他才呜呜地开始反抗起来。的场放开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瞥见他耳根发红,在耳边微喘着气。的场箍住他的肩膀把他放倒在床上仔细观察,看见他的舌头害羞似的藏在皓齿之中,被唾液润的嫣红饱满的嘴唇嵌在白皙的皮肤上,往外逐渐渐变成粉红色。

    “你真的好不让人放心啊。”

tbc大概

评论 ( 6 )
热度 ( 98 )

© 夏目ぇえええええええ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