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夏】同居三十题(5-6)

5. 离家出走(还有一个别名是回娘家x把老婆弄哭了怎么办在线等急,就告诉我为什么越写越多。。)

    小两口生活在一起,难免会遇到一些意见不一的时候,但当这些不足为提的生活琐事渐渐累计时,便会发展成为一场不可避免的吵架。在真正吵起来之后,争论对错早已不重要,而是对对方处事的作风和对彼此的态度进行单纯的怄气。


    夏目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名取这副样子:被夏末秋初的狂风吹乱的额发还来不及梳好,胡乱地撩到一边去,薄唇紧紧抿起,赭色的眼眸危险地眯起审视自己,内里散发出alpha充满侵略性的气息。夏目屏息坐着一动也不敢动,任对方箍住自己的手腕,小心翼翼地上药膏。


    虽然夏目在斑和柊的护送下安全到家,但名取现在还感觉心在怦怦地乱跳,似乎仍然处于刚才的慌乱之中。看到夏目手上被划出的两道伤口,名取感觉像是划在自己心上一样疼,过多的担心和焦急让他实在忍不住质问道:“你知不知道我找不到你的时候有多急!?你还怀着孕,出了事怎么办?怎么到现在都不懂?”


    原来是因为夏目下班回家的时候,被一只小妖怪缠住,最后连手机和钱包都不小心遗失了,可那只妖怪利用完他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一句道谢都没留下。名取片场休息途中打了十几通电话没人接,匆忙地赶回家去却还是没见到人,紧张得几乎都要报警了,结果是拜托斑才找到迷路的夏目。


    “他只是想要我帮他找重要的东西!再说我已经是个大人了,会知道应该怎么保护自己!”夏目努力地为那只妖怪和自己辨驳道,因为他能感觉的出,那只妖怪本性不坏,只是曾经被人类深深伤害过,因此才丢失了宝物、流落街头,最终变得不愿再信任人类。正是因为理解那种孤独悲伤的心情,夏目才想要尽全力帮助他。


    “如果是真正重要的东西根本就不会弄丢!”名取提高音量反驳道,他知道爱人是个老好人,但有时候善良过了度,反而就会变成致命的弱点。他紧握着拳头,这种妖怪,就算被驱除了都不为过。


    名取叹了口气,软下神情来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可却只见自己的omega低垂着头,眼里泛起一层迷蒙的水汽,瘪着小嘴倔强地不让眼泪往下掉。


    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重的名取立刻转了语气:“对不……”


    可怀孕中的omega情绪波动起伏颇大,夏目根本不想听名取说话,甩开名取的手进房间,翻开被子就睡下了。

    坐在一旁观战的猫咪老师看着夏目咬着嘴唇冲进卧室;名取愣在原地揉乱自己的头发,又在卧室门前踟躇了许久,结果跑到阳台上一边开始抽戒了好久的烟,一边思考人生。

    以前他们俩也不是没有为了妖怪的事吵过,只不过各执一词,始终难以统一意见,最后彼此都自觉地不谈这个话题以避免冲突。


    猫咪老师无奈地走到门前,扭着屁股跳起来,压住门把手推开了门。只见夏目把自己塞进被褥,卷成一只团子蜷缩在床的一角。

    猫咪落下来,轻轻地关上门,听到“咯嗒”的一声,床上背对着自己的团子不自然地动了动。

    “咳咳,门把手修那么高干嘛,我还是习惯拉门。”

    “什么啊……原来是猫咪老师啊……”

    “你要是这么希望他在旁边,就去找他啊。”猫咪老师跳上床,小声嘀咕道。

    夏目起身把猫咪抱在怀里:“……老师……今天不出去喝酒吗?”

    “你都成焉了的黄豆菜了我还怎么去!笨蛋!”猫咪老师没听到和往常一样的打趣回应,却感到身上茸茸的猫毛被沾湿了,背后传来闷闷的吸气声,他抖动着耳朵想说些安慰的话,好半天才只憋出一句:

    “哼。你们俩真麻烦。”

    刚才大闹了一场,下午又绕了不少路,夏目感觉口腔里像感冒一样发热,脑袋也有些疼,晕晕乎乎地就睡着了。


    被早晨起伏清脆的鸟鸣声唤醒,恍惚地睁开眼,猫咪蜷在被子上呼吸平稳打着呼噜,夏目第一件事就是伸出手摸摸身旁。


    凉的。


    夏目眨了几下眼睛再难有睡意,他扶着头撑着床坐起来,环顾四周,却发现窗帘被紧紧拉上,被角也被仔细掖好。


    显然,男人有进来过。    


    夏目立刻清醒过来,连忙掀开被子,也不顾猫咪老师被甩在地板上疼得哇哇乱叫,光着脚踩在地板上打开了门。


    早晨的阳光透过连接房间和阳台的落地窗照射进来,映照出他带着泪痕的脸。客厅里静悄悄的,早已空无一人。

    “夏目你去哪?”

    “回塔子阿姨家里!”夏目气愤地往箱子里塞衣服,眼眶不知不觉又开始模糊起来。

    “对我们走!给名取那小子一点颜色看看!不跟这混蛋一起住了!”陪嫁过来的猫咪老师回忆起昨晚夏目那双兔子般的眼睛也是心疼,又想到前几天被名取强迫试吃的事,于是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跳进夏目身旁的旅行包。

    夏目拖家带口地来到楼下,却又被代步工具这个问题给难住了。

    以往都是男人和自己一起回的家,可现在自己怀着孕无法开车;出租车坐久了也想吐;想来想去还是选择了便宜又快捷的新干线。幸好,从这里到塔子阿姨家的车程只有一个小时左右。


    列车上的alpha看到一个漂亮的omega带着一只肥猫,费力地拖着箱子,都纷纷想要上前去搭讪帮忙,结果闻到对方身上另一个更为强烈的alpha信息素之后,面面相觑最后都坐回自己座位上。

    夏目是上午10点到的家,他抬起手想要按门铃,却又有些犹豫。

    “贵志君~?怎么突然来了?不是本来说好过两天去那边看你的吗?”听到熟悉亲切的声音,夏目贵志回过头,看到提着菜篮的塔子阿姨终于绽放出了微笑。

    “名取先生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嗯……他有工作。”夏目垂下头拙劣地掩饰起自己的反常,他发觉和名取居住得久了,自己愈发变得不会撒谎了。

    坐在自家阴凉的回廊上,夏目总算能放松地休息一会,他靠在门框边,半阖起眼睛,脑海里却全是男人昨晚蹙着眉的样子。

    “还没吃早饭吧?”

    塔子阿姨念在夏目怀孕,特地准备了一些容易消化但又有营养的清淡小菜,可夏目只吃了一半就捧着碗一动不动发呆,神情落寞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是不合胃口吗?”

    “没有,很好吃。”夏目回过神来,勉强又扒了几口饭,微笑道。

    “你和名取先生……他惹你生气了? ”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塔子阿姨仔细观察着夏目的脸色,试探性地询问道。

    夏目放下筷子,低垂下眼眸,嗫嚅道:“塔子阿姨和滋叔叔有吵过架吗?”

    塔子阿姨愣了一会,猜出事件的七八分:“当然有啦。有一次我们还吵到要离婚的地步呢……”

    “这也太严重了吧……”


    “不过,正是因为有安全感才会吵架。”


    夏目看向身边的塔子阿姨,只听她又说,声音轻柔和蔼:“但是呢,安全感这种东西,一定是两个人互相给予的。”

    “是一起工作,一起居住,一起建立起来的,互相奉献的结晶。”


    夏目看到塔子阿姨此时露出明朗的微笑,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似乎也被软化了,显得格外温柔。


    一直倔强顽固地强调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现在想想,其实只是年龄大了而已……

        名取接到塔子阿姨电话的时候,就连忙买了鲜花和慰问品前往岳父岳母家。

    夏目看到眼前突然出现的鲜花的时候顿时懵了,他迅速吃完最后几口饭就拿起托盘起身前往厨房。

    名取锲而不舍地提着大包小包,跟着小背影追在后面,“贵志~我帮藤原先生他们买了一些礼物哦!”说着打开袋子给老婆过目。

    夏目这才回过头,瞥了他一眼,说了声谢谢就又迈开脚步。


    名取嘴角抽了抽。

    这小孩……要造反呐!


    虽然这样想,但名取还是继续凑到夏目左边,夏目就把脑袋别向右边;又换到右边,夏目就转到左边。名取看着夏目把食具放到水槽里,又扭开水龙头,小心翼翼地问:

    “还在生气吗?”


    水流哗哗地发出冲击瓷碗的声音,夏目把洗碗精挤在抹布上,然后轻轻地擦着碗。

    “贵志不睬我的话,不就等于宝宝也不睬我嘛~”    


    夏目的表情明显绷不住了,努力抿起保持冷漠的嘴角漾出两侧浅浅的梨涡:“我要洗碗了啦!”

    等滋叔叔回来,吃过饭洗过澡之后,名取抱着塔子阿姨给的被子跟着夏目来到二楼。

    房间里的陈设还如以前一样,木质的矮桌放置在卧室的角落,上面堆叠着一些夏目以前读过的书本;窗户被擦的亮晶晶的;暖白色的灯光洒满房间,显得明亮而温暖,看来塔子阿姨每天都有打扫过。


    塔子阿姨担心一张床铺会让两人晚上受凉,于是给了多几条被褥。

    夜晚听到夏目起身悉悉索索的声音,仔细注意后又察觉到对方想要尽量不发出声音地爬过来,名取就想逗逗他,作为名演员,名取对自己的演技还是非常有自信的,不像夏目,每次装睡只会不自然地紧闭着眼睛,最后忍不住笑出来。

    夏目戳戳名取的脸:“……睡着了?”

    黑暗中,名取感觉到对方的手指缓缓下滑至自己的肩膀,然后撩开身上的被褥,那个比被窝更温暖的身体钻进来,只听到他说:“对不起。”

    “你啊……有时候对我真的好不坦诚。”

    “……”

    名取转过身抱过夏目,轻轻地按揉着他的肚子,故作担心地说道:“不知道以后的孩子会不会像贵志那样不乖~长大了以后要是闹离家出走的话爸爸可是真的会哭的……”

    怀中的小猫立马炸毛:“明明是你不乖!还凶我……”

    名取连忙服软道:“好好好我不乖,下次绝对不会了。”

    “下次?”
    “以后,以后都不会了哦。”


    妖怪的事情被两人心有灵犀地忽略过去,两人也没有达成统一的共识。

    生活中似乎常常会遇到意见不一的时候,但相互理解,信任彼此,考虑对方的心情,一定能传达到。


    喝完酒回来的猫咪老师看到两个人又挤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就不禁感叹道:

    所以说,一切没有以分手为前提的吵架都是秀!恩!爱!


6. 庆祝某个纪念日(尝试着用非常欠揍的娱乐新闻的小编语气写hh

    “名取周一携圈外娇妻共同庆祝结婚纪念日妻子小腹微凸疑似怀孕”

[照片][照片]

    《周刊文春》记者前两日傍晚在银座拍到名取周一驾驶一辆黑色奔驰GLS SUV,带着妻子前往一家高级日式料理店庆祝结婚纪念日。名取周一左手提着蛋糕,右手牵着妻子,举止相当亲密,对方还体贴地帮名取整理领带,两人走到哪放闪到哪。妻子中分短发,长相清纯干净,抱着一只丑萌的三色猫玩偶,强烈的反差对比让网友们纷纷评论:“实在太可爱了”、“求问玩偶在哪里买的”、“好有夫妻相”。另有网友把持不住到名取的推特下调侃:名取太太我喜欢你啊!结果遭到名取回复宣示主权,醋味满满:是我的唷~

    名取的奔驰车熄火后才会自动熄灭头灯,妻子回头观察,不知是否很好奇。似乎察觉到有摄像头拍摄,名取周一有意无意遮挡妻子,但还是不难看出妻子衣着宽松,小腹隐约微凸,疑似怀孕。网友称:原以为名取这种荷尔蒙爆棚的男a会喜欢性感火辣一点的type的,没想到居然早已被温柔贤惠的人妻型俘虏。

    名取周一出道10年人气经久不衰,年龄不大但已是娱乐圈的前辈,演出过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最近更是频频出现在电视上,听说还有一部新电影正在筹备中,难道是为了赚奶粉钱?

    据悉,名取周一对私生活向来持保密主义,两年前突然宣布结婚的时候可谓轰动一时,碎了不知道多少迷妹迷弟的心。但由于名取对私生活过于死守,直到现在也只透露了妻子是圈外人,性别是男o,不希望被打扰。不过有知情人士透露,名取周一和太太的爱情长跑已持续8周年……此前外界一直对于名取周一到底是花花公子还是好好先生的争论似乎也已有了答案。

    多家媒体对此事致电名取所属事务所,事务所暧昧回应称:这是艺人的私事,不便作出回复。

    对于名取周一会不会升级当爸,大家怎么看?


评论 ( 23 )
热度 ( 84 )

© 夏目ぇえええええええ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