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夏】同居三十题(3-4)

3. 半夜一起看电影(觉得恐怖电影太不合适就改了)

    寂静的夜,客厅中只有一盏昏黄的台灯映照着一个纤瘦的背影——总算是到了周五。早就洗好澡的夏目仍然不想睡觉,于是就窝在沙发上看电影等睡意来。偏偏这部电影情节紧凑,剧情跌宕起伏,演员的演技又十分扣人心弦,正到最精彩之处,之前好不容易浮上来的睡意又被一扫而空。

    也对……凡是名取出演的电影质量总不会太差。夏目还记得刚在一起的时候,每次看到自家恋人出现在电视上总会一脸兴奋把他拉过来,直到现在几乎每个频道都被他霸占了,起初的新鲜和骄傲感也慢慢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心疼。名取目前可谓是红透半边天,每天的日程表也因此排的满满的,不仅如此,他还要兼顾除妖师这份工作。

    夏目瞄了一眼旁边硬是要陪他看电影,结果累得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名取。褐色的额发遮住额头,漂亮的眼眸此刻紧紧闭上,胸膛平稳地起伏着,手中还握着未看完的剧本。

    “啊……”夏目眯了眯眼睛,借助微弱的光线观察着名取的脸:“真是的……睡觉眉头还皱着。”刚想伸手抚平他眉间的褶皱,却不料对方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看完了?”

    “还没看完……你醒了?要不要喝水?”夏目有些尴尬的抽回手,却被名取抓住一把圈在怀里。

    “不用。”名取把下巴枕在夏目的脑袋上,手指也交叉起轻轻搁在他的肚腹上,看着怀中香喷喷软绵绵的恋人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接着视线转移到他毫无防备露出的纤细的奶白色后颈,名取不禁心神荡漾,低下头去亲那块地方。

    “唔嗯……!”感到藏着腺体的后颈被覆上一片温热,夏目瞳孔放大敏感地一下子从名取怀中跳出来,快速挪到沙发的另一头去:“禁……禁止性骚扰!”

    名取勾起嘴角不要脸地跟着移过去,信息素也不知不觉地同时释放出来。就算只是一点,alpha强烈的信息素催动着夏目身体开始逐渐发热,夏目不自在地说:“好好看电影,不要乱发情……!”他连动都不敢动,好像连呼吸也不敢用力,只能直直地盯着电视屏幕。

    电影里男主名取和女主的气氛正浓,眼看着嘴唇就要碰到一起。察觉到夏目的脸色有些不悦,名取此时的双商发挥至极限,眼疾手快地捧住夏目的脸让他面对着自己,然后讨好地蹭了蹭:“这部是借位接吻啦——”

    夏目被强迫着转过脸去,眼睛也从屏幕里名取那张英俊精致的脸,转到生活中这张褪去了粉饰伪装,更平易近人的脸。


    ……那其他电影不还是有真亲的嘛!


    见夏目不吃这套,名取的大脑又开始暴风旋转起来。两人此时鼻尖对着鼻尖,距离基本不超过三厘米。


    这种时候,应该要做些什么吧?


    名取脑子一热,对着夏目翘起的柔软嘴唇吻了下去。

    “唔……!?”电影里适时地响起了浪漫的背景音乐,只不过懵了的夏目早已把这些屏蔽,感知只剩下名取轻柔却又灼热的呼吸和来自他嘴唇上的温度。

    夏目不知所措地眨了几下眼睛,才挣扎着推开了名取。脸上漾起的红潮直至耳根;眼里雾蒙蒙水润润的,湿意甚至泛上了睫毛。他紧咬着下唇,不敢看名取,最终才把视线慢慢移回电视屏幕。看着夏目一系列的表情和动作,名取顿时感觉胸口血气上涌:怎么会这么可爱!

    电影尾声渐渐接近平和,再加上刚才的那一吻让夏目头脑晕晕乎乎的,已经完全不在状态了,精神了大半夜的他总算靠在名取的肩膀上睡着了。名取宠溺地看着夏目,轻手轻脚地关了电视,将夏目打横抱起,小心翼翼地走向卧室。


4. 做饭

    名取最近好像上了某个美食节目做嘉宾,今天刚到家就一头钻进厨房里倒腾,叮叮当当的响声此起彼伏。夏目忍不住担心凑过去看,却被名取硬挡着厨房的门,然后又被软磨硬泡地给请出去。夏目嘟着嘴走出来,被卖关子的感觉,实在是太不爽了!猫咪老师幸灾乐祸地窝在沙发上舔着爪子擦脸,说:“喂夏目快回去拿瓶酒给我,等会要配晚饭。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以前只有你赶他的份,现在角色互换啦?”作死的结果是被夏目狠狠瞪了一眼,夏目撇过头,径直走进卧室。

    直到夏目把门关上,猫咪老师才反应过来他刚才遭受了什么样的“不平等”待遇。我做什么了!又不是我惹你生气的!“什么人嘛!”他气愤地拍了拍沙发,扭动着身躯跳下沙发走向厨房:“我倒要去瞧瞧名取这小子在搞什么。”

    于是……我们的猫咪老师无畏地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猫咪老师一脚刚踏进厨房,就被名取整个拎了起来:“太好了,我正愁没人试味呢。”

    听到有吃的东西猫咪老师顿时来了精神,眼睛更是亮堂许多:“嗯嗯?什么味?”接着他瞟到了名取背后的那几碟糊状物,就立马察觉到名取这是想用自己做的饭来讨好老婆大人,专门抓他来当小白鼠的。

    不由分说,猫咪老师立刻挣扎起来:“凭什么!我只是路过的——”话还未完,嘴里就被塞了一勺饭,他试探性地咀嚼了两下,就连忙脸色扭曲,忍受不住吐了出来:“咳咳咳,……太甜了!就算夏目喜欢吃甜的你也放太多糖啦!”

    “是吗……那这次少放点糖。”

    见名取又要从冰箱里取出材料重新做饭,猫咪老师立刻往厨房外逃:“哼……本大爷可没心情陪你玩。”刚迈出去几步,却发现自己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身体仿佛被束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结界?”猫咪老师嘴角抽动几下,颤抖地回过头去,看到的是名取好似狐狸的狡黠笑容。

    “小猫不能走哦。”

    这……这人太恐怖了!

    “不——!为什么被压榨的总是我!”

    “吃完给你加酒钱。”

    “这个……意外的好吃欸!”夏目不可置信地看了名取一眼,还未完全吞咽下去,他又舀了几勺送进口里,把腮帮子填得满满的,活像一只小仓鼠。

    听到夏目的称赞,名取露出放心的笑容:“太好了。”接着身周的光芒好像更加闪亮了:“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每天做给你吃。”

    夏目腼腆地弯了弯嘴角,但幸福的满足感却溢于言表:“猫咪老师也尝尝看吧?”

    切,一有爱情的滋润脾气就变得那么好。猫咪老师看着在旁边腻歪的两人,不禁翻了一个白眼。这些明明都是本大爷的英勇牺牲才换来的!“哼,我才不要。而且夏目你应该去看看现在厨房是什么状况。”然后又被名取剐了一记眼刀,猫咪老师不甘心地回瞪过去。

    “嗯?”这俩冤家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评论 ( 9 )
热度 ( 100 )

© 夏目ぇええええええええ!! | Powered by LOFTER